2014 秋季拍賣會 中國油畫雕塑

11月20日 下午4點
北京昆侖飯店


根據國家文物局有關規定,有"*"的拍品恕不辦理出境手續。 所有成交價均已包含15%買家傭金。

* Lot 862

林風眠  劈山救母

估價(人民幣):3,200,000-4,000,000

成交價(人民幣):7,475,000

年代:1950年代初

簽名:簽名:林風眠
鈐印:林風瞑印

材質:紙本 彩墨

尺寸:70×66 cm.

來源

臺北蘇富比,《現代中國油畫、水彩畫、雕塑》專場,1994年4月10日,拍品編號18

簡介

說明:二十世紀五十年代初,林風眠從中央美術學院華東分院辭職,遷居上海南昌路,開始了半隱居的生活。上海美術界相對寬松的環境和比較穩定的生活,使他把自己全部的精力都傾注在了創作上,迎來了自杭州藝專時期以來最蓬勃旺盛的創作期。這一時期最重要的收獲,即是創作了“戲曲人物系列”,其鮮明的個人風格結合了中國戲曲獨有的敘事結構以及立體主義的多重時空,堪稱中國現代藝術最為大膽深刻的先鋒實驗。這幅《劈山救母》正是“戲曲人物系列”的濫觴之作,充分展現出了他的創新精神和對力與美的追求。
感人肺腑的救母情結
1951年遷居上海以后,在好友關良的影響下,原本對傳統戲曲涉獵不多的林風眠也成了梨園常客,開始創作“戲曲人物系列”,相繼畫了《寶蓮燈》、《宇宙鋒》、《捉放曹》、《梁山伯與祝英臺》、《大鬧天宮》等,其中《寶蓮燈》一劇尤為其所鐘愛。《寶蓮燈》又名《劈山救母》,源自一出流傳甚廣的民間神話傳說,講述了三圣母與凡人相愛,產下一子沉香,三圣母的哥哥二郎神怒其思凡,盜走寶蓮燈并將她壓于華山之下,沉香長大后習得武藝打敗二郎神,奪回寶蓮燈,用神斧將華山劈開救出母親,最終母子團圓的故事。
一般而言,林風眠更關注戲曲的舞臺視覺效果,對其唱腔和劇情不是非常在意,然而《寶蓮燈》卻是例外,這與他自己的親身經歷有關。晚年的林風眠回憶,在自己大約六歲的時候,“一直是從早做到晚,讓人欺侮”的母親,不甘忍受命運安排,“跟了一位臨時到村里來染布的青工逃走了”,但不久,她“就讓林姓族人給抓了回來,打她,游街不算,還往她頭上淋了一小桶火水(汽油),說是要燒死她”。“我當時什么也不知,……突然憤怒瘋狂起來,找到一把刀,沖出屋門大叫,我要去殺死他們,將來我要把全族的人都殺了。遠遠地看到了媽媽垂頭的形象。很多人把我抱牢了,奪了我的刀,不要我接近媽媽”。 ① 林風眠舍身救母,雖使母親免于了火刑,卻仍難逃遠賣他鄉的命運,從此母子再未相見。 ② 由此可見,林風眠一再畫沉香救出母親的主題,與他幼年即失去母親的痛苦記憶息息相關,傾注了他渴望解救母親于悲慘命運和希望母子團圓等諸多強烈情感。
突破時空的大膽實驗
林風眠的“戲曲人物系列”與他對立體主義的研究密不可分。早在留法期間他就已經接觸過立體主義,曾在1930年代譯介過立體主義在歐洲的發展,并于1948年在杭州藝專主講了《關于畢加索與現代繪畫》的學術報告。 ③ 而傳統戲曲舞臺獨特的時空觀念,啟發了他創作立體主義風格的作品 : “近來住上海有機會看舊戲……,新戲是分幕的,舊戲則是分場的,分幕似乎只有空間的存在,而分場似乎有時間綿延的觀念,時間和空間的矛盾在舊戲里很容易得到解決,像畢加索有時解決物體都折疊在一個平面上一樣。我用一種方法,就是看了舊戲以后一場一場的故事人物,也一個一個把它折疊在畫面上,我的目的不是求物、人的體積感而是求綜合的連續感……” ④
不同于僅僅表現出人物動作連續感的作品,這幅《劈山救母》更具雄心,追求的是打破時空,表現出全本戲的連續感。《寶蓮燈》全本時間跨度十幾年,除劈山救母的主線劇情外,還刻畫了沉香繼母王桂英的經典形象,著名唱段《二堂舍子》所講述的就是王桂英舍親生兒子秋兒之命,成全沉香救母的經過。為了將更廣闊的時空容納進畫面,林風眠將不同場次的人物都“折疊”在了一起。第一處折疊是三圣母和王桂英。作為貫穿全劇的核心人物,三圣母被安排在了畫面的中軸線上,正面朝向觀者,而作為推動情節發展的重要角色,王桂英同樣位于畫面中間,身軀部分與三圣母幾乎重合,鮮明的色彩和強烈的對比更使之成為了畫面的焦點。第二處折疊是二郎神與沉香。二郎神和沉香的正面沖突是全劇的高潮,而本幅中二郎神和沉香呈遮擋關系,二者一左一右、一前一后,使畫面更具張力。在空間的表現上,林風眠用濃重的粗黑線條勾勒出被簡化為幾何形的物象輪廓,將人與物通通疊加、交織在一起,深暗的背景也填滿了各式各樣的臉譜,扁平化的處理大大壓縮了空間的深度,營造出人頭攢動、 劍拔弩張的動蕩氛圍。
留存稀少的珍貴例證
《劈山救母》緊湊復雜的畫面充分體現了林風眠高超的掌控力,同時亦可體會到他在創造新風格時難掩的激動之情,他曾感嘆 : “這樣一畫,作風根本改變得很厲害,總而言之,怪得會使許多朋友發呆,也許朋友會說我發狂了 …… ” ⑤ 盡管變化巨大,但與其一貫的藝術追求仍一脈相承。他曾說 : “藝術的第一利器,是他的美。藝術的第二利器,是他的力!” ⑥ 本幅的用色和用筆,更突出了林風眠藝術中 “力”的一面。高純度的藍色、黃色、紅色、橙色和白色均衡地分布在畫面中,以黑色的基調做統一,層次豐富而有序。畫中以粗黑線條勾勒輪廓的做法與他40年代靜物畫所用筆法近似,有力的線條構成了畫面堅實的結構,直線和斜線的穿插形成動態的平衡。
這種以方形和直線為主、圓形和弧線為輔的形式,不同于其后期以曲線為主的作品,與林風眠1952年給蘇天賜的信中提到過的“都是用方塊畫的,有的地方也畫圓線” ⑦ 的戲曲題材作品頗為契合。以此文獻資料推斷,這幅《劈山救母》應為1952年或之前的作品。另根據圖像資料,香港蘇富比在2011年秋拍曾出現一幅與本作畫法畫風皆極為類似的《鬧天宮》,原藏者為1951年底于上海得自畫家,本幅創作的時間訂于1951至1952年應無誤矣。
正如朗紹君先生所說,“鑒于林風眠極少署年款,要認定50年代初之所作,仍是困難的事。由于環境關系,他的實驗性作品一般不送人,自己留下的又大都毀于文革,除少數在文革前賣給外國友人的外,流傳很少。” ⑧ 本幅即是文革前流往海外、留存極為稀少的50年代初之作,不僅是林風眠首開“戲劇人物”立體主義畫風的珍貴例證,也是目前所見 “寶蓮燈”題材中,唯一一幅將二郎神、三圣母、沉香與王桂英等多個角色齊聚一堂的作品,筆墨之中飽含著澎湃的激情和旺盛的創造力,其藝術價值和史料價值,怎樣估量也不為過。
注釋
① 馮葉 : 《夢里鐘聲思義父》,《林風眠與二十世紀中國美術國際研討會論文集》,中國美術學院出版社,1999年10月,第674至675頁。

京ICP備17021058號-1
版權所有 ? 2005-2019. 北京誠軒拍賣有限公司
地址: 北京市朝陽區建國門外大街甲6號中環世貿中心C座26層 郵編: 100022
電話: (86-10)5887.0808 傳真: (86-10)5887.0909 Email: info@www.kopiastetaverna.com
2018天天看夜夜看狠狠看,噜噜色级,爱啪啪官网在线影院,啪啪官网在线观看,啪啪网视频免费观看 精品